外遇调查

太原私家侦探妻子该如何面对不忠老公

发布时间: 2017-10-9 11:51:18

妻子在努力地从“受害者”的视角中走出来,用“审视者”的眼光看自己,这是她的人生可以活出生机和新意的开始。
 
老公:
 
看到了你的信,我哭得很厉害。
 
想一想,真的太可怕了!同在一个屋檐下,我们却活在两个世界!
 
我们是怎么荒废了我们的感情,虚掷了我们的光阴?
 
我们就像是两个在沙漠中垂死的人,不能相濡以沫,也不能相忘于江湖!
 
在发现你出轨的这段日子里,我的确非常痛苦,忘不了你们在微信里那些卿卿我我的话语,这些话就是在我们最好的时光里,你也不曾对我说。
 
这些话就像是心里养了很多蚕,在每时每刻咬噬我!
 
是的,我很想说:这些年你为家做了什么?我为了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老得比同龄人都快,而你却功成名就,现在要厌弃糟糠之妻了吗?
 
但是看了你的信,我冷静下来。
 
承认自己在这个悲剧中,也有问题,的确很难过,但不幸的是,我确实有我的问题!
 
其实你信里有一个关键点,是需要我们来澄清的:为什么你想要过的生活,是没法和我沟通的?
 
让人悲哀的是,我们到现在才开始去谈这个其实一直都存在于我们关系中的最实质的问题。
 
如果用一句话来说,我们的三观不合。
 
对我来说,人生最重要的是安全感。
 
而对你来说,人生最重要的是享乐。
 
我来自一个贫苦家庭,在我的家乡里,男人普遍都是终日吃喝嫖赌,我爸也是如此,每天晚上一定要喝得醉醺醺才回家。
 
然后呢,就是摔锅砸碗的发酒疯,打我妈,打我弟。
 
我爸从来不打我,因为我是这个家的主心骨,每次都是我冲出去阻止我爸爸,每次都是我妈哭肿了眼,倒在我怀里,说真的活不下去了。
 
事实上,她因为过度劳累,在我三十多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我知道,这其实对她,是一种解脱。
 
我记得有一天我妈妈让我去给她买安眠药,我不肯。她惨然一笑:“我不会死的,我死了,你们怎么办?我只想在他回来之前,就睡死过去,这样他打我,我也没有知觉。”
 
我从未跟你说过这些,因为这些对我来说是不堪回首的过去。
 
我恨我爸爸,可是我也很矛盾,因为在那个灰暗的童年,我爸爸不喝酒的时候,其实是很宠我的,他就算赌输了,也会留一点儿钱,偷偷塞给我买小蛋糕吃,还说:“不要让你弟弟看见!”
 
不喝酒的时候,是他带着我去到处转悠,骄傲地把我举过头顶说:“看,这是我女儿!”他风趣幽默,在高兴的时候,可以天天给我讲故事,讲笑话,不像我妈妈那样,天天哭丧着脸,像是一块浸泡了多年的臭抹布一样,看着就难受。
 
可是我也心疼我妈妈,也懂得我爸爸的苦,他和我妈并不相爱,是他无法违逆父命,被迫和我妈在一起,听说他这些年一直都和当年的初恋暧昧不已。
 
从小,我就一直都有一个心愿:一定要做一个自强的女人,一定要找个有事业心的男人,敢担当的男人。
 
我看不起我妈,烂泥扶不上墙;也看不起我爸,一直都浪费他一身的聪明才智,做一个loser。
 
可是,好像是上天作弄人,上大学的时候,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那时候我们开第一次班会,你给大家表演魔术,挑我上台做配合,不知怎的,你就从我头发后面变出一朵花,还给我戴上,大家都哄笑,我简直想抽你个大嘴巴。
 
我爸爸也很喜欢变戏法,开玩笑。你也是个开心果,无论何时,你身边都簇拥着一群人,你走到哪儿,大家就笑到哪儿。我本能地想和你保持距离,因为我害怕喜欢上你,我想要的,不是你这个类型的人。
 
但是你偏偏就对我死缠烂打不放手,直到我忍无可忍,放弃了,只能接受你的爱。
 
其实凭直觉,我觉得我们的未来很凶险!
 
十年后,一切都应验了。
 
我问过你,你喜欢我什么?
 
我说,我没有班花漂亮,她对你也很有兴趣。
 
你说,你喜欢我做事井井有条,很成熟,你喜欢做事干脆利索,有自己主意的女人。
 
我说,我这个人很无趣。
 
你说,没关系,我负责搞笑,你负责订计划,完美组合。
 
这是你当年喜欢我的地方,现在,却成了离开我的原因。人生就是这么荒谬!
 
因为我太清楚了,我喜欢你的地方也是我害怕你的原因。
 
我希望我的人生掌控在我的手里,我希望我有一个让我开心的男人,但我更希望我的男人可以真正参与到我的人生里,我希望有一个更成熟的男人,更能支撑这个家的男人,我不希望重蹈我妈妈的覆辙,我不希望过她那么累的生活,我渴望你是一个敢担当,有责任感的男人。我内心是以我爸妈为耻的!
 
我害怕,真的很害怕,你把我抛在一边,让我独自苦撑这个没有希望和前途的家!
 
我不希望我妈妈的泪水再次流在我脸上,我也不希望我的泪水流在我女儿的脸上!
 
事实上呢?你比我爸爸好很多,但我的期待,只完成了50%。
 
你起码没有家暴我,你起码在事业上做出了成绩,金钱上,我们做到了衣食无忧,身体上,我没有我妈妈那么劳累。
 
可是除此以外,我和我妈妈还是有一部分重合了。
 
那就是精神上的孤独。
 
自从我们在一起,我们的矛盾一直都没有解决:我那么想要和你谈谈人生的规划,想想未来,可是你总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你说,想那么多干嘛?可是看到有的同学很快就发达起来了,你又羡慕嫉妒恨。
 
我明白,其实你是需要有一个人不断督促你学习,可是如果我做了这个“恶人”,你也会反感我破坏了你最想要的有“快乐感”的生活。
 
你是这样的人:哪怕下一刻要地震了,你也要说,等我玩完这一局“王者荣耀”。
 
但是我没有你这样的安全感。我来自小地方,在北京这么大的城市里,如果没有房,没有车,没有事业,没有未来,我就没有心思快乐。
 
我特别害怕你变成我爸爸那样,所以我才会不断督促你。其实你也承认,你也从中获益了。
 
我多希望你可以站出来跟我说,老婆你不用怕,有我在,我会努力的。其实你不一定要做出成绩,只要你是个上进努力的人,我就踏实了,我就有安全感了,可是我的错误是,选择了和我期待不一样的你。
 
事实上的你,在我生孩子的时候,吓得手足无措,坐月子期间,你先大病一场,还要我来照顾你;在养孩子的过程中,是我独自和你妈“战斗”,你在旁边一言不发,事后你说你赞同我,可是不敢反抗你妈;在面对事业难题的时候,多少次我陪着你熬夜,帮你做出漂亮的企划案,同时我还要保持我的事业不被繁重的家务拖下。
 
这些事情多了,我对你的失望慢慢积攒起来,我就不愿意面对你了,我不想像个怨妇一样唠叨,就像我妈那样,像祥林嫂一样说个没完,天天在家人面前摆个臭脸。
 
可是在我所有需要你支持的时候,你都那么被动,那么“不在场”,所有“没有游戏感”的东西你都不喜欢,不乐意,我又该怎么办呢?
 
我在催眠自己,如果你事业上去了,也许你就会更成熟一些,如果你更成熟了,也许你会能真正做到支撑我,支持我——我一个人这样活着太累了。
 
可是没有。
 
当你成功以后,你首先想到的不是更加爱我,而是离开我。
 
我多需要你能逗我开心,给我变魔法,可是你的笑容越来越少。
 
我多希望我能真正放松,不要陷入那种恐吓的威胁之下,可是我做不到。
 
现在反思起来,我最大的错误,是爱上你这个类型的人。
 
可是悖论是,如果一切重来一遍,我还是对你这样的类型感兴趣,当年咱们系的学生会主席追求我,他是那么优秀,那么上进,可我就是对他没感觉,我就是对你这样能玩耍的小男生有感觉!
 
真是孽缘!
 
我第二个错误,就是不能好好安抚我自己,我总是期待着你能安抚我,能让我放松。
 
事实上,我成为所有人的安抚者,我安抚我爸爸,安抚我妈妈,安抚我弟弟,然后又试图给予你很多支持。
 
可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人求助,我不知道如何去寻求你的安抚。
 
我好嫉妒微信里那个三儿!
 
她怎么能那么轻易的撒娇耍赖,那么自然地提出自己的需求?
 
我却不能。
 
我爸爸给我买来的所有玩具,吃的,我都严词拒绝,他硬塞给我。
 
我从来都是块冰坨子,在我小时候的照片里,我从未笑过,只有和你的合影中,我是笑的。
 
但仅此而已。
 
我觉得好亏!
 
我看了你们的微信很多遍。
 
微信里的那个男人,就是我想要的那种温柔体贴,愿意付出和给我安抚的人啊!
 
可是这是和我同床共枕了十多年的男人吗?
 
这些话,原来你是能说的啊!
 
只是对象不是我而已!
 
忽然之间,我发现,其实,说出自己的需要,是我一生的短板,柔软但不软弱地活着也是我一直的人生命题!我害怕脆弱,所以我不能柔软;我害怕失控,所以就一生焦虑。
 
我们之间之所以走到了今天,其实是因为我从未信任过你,也从未信任过任何人,包括我自己。
 
我可以很轻易地说你是个渣男。
 
可是现在我明白,如果我不去改变,我会像我妈妈那样一生与放松无缘,一生与快乐无缘,一生与幸福无缘。
 
要是我们早一点儿这样的对话多好?
 
要是我们早一些明白,该多好?
 
可是,非要到山穷水尽,撞破了脑袋,一切才能见分晓!
 
谢谢你了,用伤害我的方式,拯救了我。
 
用毁灭的方式,提醒了我。
 
如果我们有缘分,也许还可以重新开始。
 
如果就此告别,我也没有遗憾,比起过去和现在的一切痛苦,有了这个领悟,我就不会遗憾了。
 
再见。
 
 
多年后,我终于成了最不想成为的自己。
 
妻子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真理:所有未能治愈的伤,最终都会成为决定我们命运的无形之手。
 
当我们的人生以躲避创伤为中心的时候,一切的剧本和对白,都已经悄然准备好。
 
如果一个人从小没有得到父亲的力量和母亲的安抚,她只能假装强大,也强迫自己的爱人强大,以此回避她内心的空虚和脆弱。
 
但是这样物化自己,和物化他人的结果,会慢慢侵蚀他们本来的情感。
 
他们都成了戴着面具舞蹈的人,慢慢地失去了真实的自己。
 
所有的成长,都是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再也拿不起,再也放不下的时候,在一切都毁灭殆尽的时候,才能萌芽。
 
可怕的,不是保护层的剥落(这是迟早的事儿),可怕的是,当我们面对危机的时候,依然把头扎在泥土里。
 
这个妻子在努力地从“受害者”的视角中走出来,用“审视者”的眼光看自己,这是她的人生可以活出生机和新意的开始。
 
接下来就是我们去面对自己“阴影”的修炼了,这是最难的,但也是最短的旅程。
文章编辑:太原私家侦探

善缕新闻

联系我们

微信:

电话:135-6494-2263

联系:陈经理

地址:太原市迎泽西大街386号辰憬家园附近